今曰消息:

李相旻被控诈骗13亿韩圜,先后透过访问、IG 进行否认

2019-07-25 14:55:43   编辑: 网站小编  来源: 互联网  

娱乐FM资讯

 
李相旻
图片来源:体育朝鲜

李相旻日前以诈骗13亿韩圜的嫌疑被起诉,他透过与媒体的访问、Instagram 全面否认,与提告人 A 展开真实攻防战。

提告人 A 的法律代理人在23日向韩国媒体体育朝鲜表示:「我们已经在23日下午以诈骗13亿韩圜 (约新台币3,424万元) 的嫌疑,向首尔中央支检提交对李相旻的起诉状。」,根据 A 的法律代理人的主张,李相旻在2014年以能从金融机关得到45亿韩圜 (约新台币1亿1,854万元) 的借贷为名义,从 A 那里获得4亿韩圜 (约新台币1千万元),但是未能成功获得借贷,之后李相旻再以在自己的节目为 A 的公司宣传为名义,获得8亿7千万韩圜 (约新台币2,292万元) 的宣传费,在这过程中,A 营运的公司因无法如常支持职员工资而债务缠身,更是2016年以诈骗、贪污等嫌疑遭起诉。

为此李相旻与体育朝鲜进行访问,否认 A 的主张是事实,表示:「这是以虚假事实来进行的告诉,完全不像话,让我觉得很惊慌。我从来没有说过能帮他进行借贷,我是在朋友的介绍下,帮 A 在龙仁开发中的『OO House』担任广告代言人,我只有收到他支付的代言费。」

对于 A 说到逾8亿的宣传费,李相旻解释说:「我不知道那金额是从哪里得出来的,我只有将给我的4亿代言费与2亿7千万韩圜製作费交给共同製作公司,A 的公司也有製作综艺节目,就是 JTBC《我们家》,这是为了宣传『OO House』而製作的节目,我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出演费,那节目的出演者与製作组也都没有收到相关费用。A 就只说了句『因为我有困难,希望你能理解』,既然他说公司有困难,我也只能忍下来,之后我在主持 XTM《The Banker》时,他说自己有营运停车场,想请我代言,A 营运的停车场名字是『The Banker 停车场』,当时我还参加所有活动,甚至为他们担任 MC,尽了代言人的所有责任。」

当问到有关 A 因诈骗与贪污而被起诉的事时,李相旻表示:「我之后才知道他在审判中被判入狱7年6个月,现在也在执行中,可是他却联络我说希望我能帮他,但我自己也正在还债中,没办法也没能力去负责其他人的债务,而且哪有广告主说很辛苦,代言人就去帮忙的情况,我没有收到出演费的时候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过,A 跟我说他因为追加的案件可能会增加至10年刑罚,说自己没有律师费叫我帮忙,这根据不像话。」,他还谈到之后持续收到 A 给他的内容证明,说道:「我一直收到不是事实的内容证明,有一点点是对的内容我也才能回覆,可是完全没有对的内容,我也担心是不是一定要回覆而询问过我的律师,可是他说不用回覆,我想他应该用内容证明威胁后不行就会停止,但他可能觉得我活动得不错,威胁的话可以拿到钱,而且金额并不是由 A 支付,而是由法人支付,所以 A 还不是主要提告者。」

最后问到他会如何处理这次的事件,李相旻回答逆:「我拥有当时签署的代言合约,也有作为代言人活动的资料,这完全是不像话的事情,《我们家》水演者们没收到出演费的时候,我还曾经为 A 向出演者们解释,没想到他却这样主张,觉我很遗憾。」

虽然尚未确认李相旻的嫌疑是否事实,但对他出演中的综艺节目多少有些影响,SBS《我家的熊孩子》与 JTBC《认识的大哥》相关人员皆表示:「製作组正在观望中,因为还没有确定的内容,暂时会如常播出李相旻的部份。」,而李相旻也有透过个人 Instagram 发表立场,以下是声明全文:

今天 (23日) 新闻报导关于我的告诉案内容完全不是事实。

首先,我计划会对没有任何根据就对我提出告诉的人,进行以诬告与名誉毁损的嫌疑向对方提告等所有可能的法律对应,虽然搜查机关会明明白白地找出真相,但如果要简单地跟大家说明以上的告诉案过程,如下:

我数年前在朋友的介绍下,收到担任某建设公司的品牌代言人,并签署了代言合约,之后我作为代言人活动,甚至出演广告主製作的综艺节目,诚实地履行了代言合约,可是告诉人方却反而没有支付包括我在内,所有出演者的出演费与工资,导致有很多被害人出现。

我知道提告的广告主在三年前因挪用公款而被判入狱7年6个月,现在正身处监狱中,综合各种情况来看,大概是告诉人想以金钱上的理由故意诬告我,将我牵扯其中。

提告人方以刑事告诉来压迫我,要求我退还正当地获得的广告代言费,但我已经根据合约制定的内容履行义务,没有要退还广告代言费的理由。不管是什幺原因,作为公众人物的我被捲入不好的事情中,让大众感到困扰,真的感到很抱歉。

虽然被捲入虚无、荒唐的告诉案中,我也感到很惊慌,但我会明智地去解决事情。

Kpopn 的 Jessica 报导

  • 标签 :

广告赞助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娱乐FM资讯 > 科技 » 李相旻被控诈骗13亿韩圜,先后透过访问、IG 进行否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