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初中海——我之焦墨山水创作

2019-11-19 02:05:23   编辑: 网站小编  来源: 互联网  

娱乐FM资讯   mp.yulefm.com

 

文/初中海

初中海,字抱道,号一道、道公、予虹,斋号一道堂、弘堂、海墨斋等。1955年1月5日生于山东。黄宾虹艺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、北京一道中海书画院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、中国人民大学初中海山水书法工作室导师。

理论研究出版:安徽美术出版社《一道论画》,光明日报出版社《一道论焦墨》《一道论焦墨要旨论略》《一道焦墨画语》,安徽美术出版社《大道.大雅.黄宾虹·宾虹之黑与新安之辣》,中国书店出版《一道论道初中海教学论稿》,光明日报出版社《国之焦墨》,中国书店出版《海上虹影·黄宾虹上海三十年艺术活动之雪泥鸿爪》。

苏东坡。

画竹写意,笔墨寄幽情。

某一日,苏东坡兴到而无墨,遂用朱砂,挥毫作朱竹。众人问道:世上哪有朱竹?居士反问:世上岂有墨竹耶?

竹青如玉,自唐以后画家多以墨写竹。墨可代青,朱亦可代墨。无论墨竹朱竹,皆为画家以心观竹,以心所写之竹也,此乃画家之“舍形悦影”“舍质取灵”也。

《金刚经》云:“无我相,无人象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”“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”,过分地执着物象必定会减弱对“真如”“佛性”之体认。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其艺术本能与艺术使命,必然是超越物象之“形”而表现物象之“理”、物象之“灵”也,造化有神韵,自然存大美,画家即应传其内美。面对色彩缤纷、瑰丽万状的天地山川,我则只以焦墨语言描绘我之心象世界,抉其精神内美,即如东坡居士之画朱竹,亦“舍形悦影”“舍质取灵”也“山是古时山,水是古时水。山水饶精神,画岂在貌似”,山水一道,必先师古人读万卷书而传承,而后师造化行万里路印证古人之法,如同佛家参活禅而不参死禅之意也。焦墨山水,一黑一白,一阴一阳,黑中有白,白中有黑,以约以简,用虚用无,无画处皆成妙境。无画处,亦即“象外之象”“味外之味”,“不着一字尽得风流”也。庄子云:“虚室生白,吉祥止止”。焦墨山水之于我,乃澄怀观道之心象世界的外化也,即以空明、澄澈、淡宕、素朴之境,呈现出“我”这个生命个体对天地自然大美、艺术本真的一种笔墨表现,包含着“我”对宇宙大道之感知之体认的一种笔墨表达。

焦墨山水,黑白写意,旨在自然之大美。何其能大也?以一心映万物,不以万物役一心。惟其画者心中能“大”,学养大,胸襟大,精神大,则笔下始能“大”——格局大,境界大,气象大。由黄宾虹而上溯到北宋,北宋山水“雄健浑厚”“黑密厚重”之笔墨风格与“大山堂堂”之图式构成所营造之“大山水境界”,引领着我的画学审美目光和绘画创作,朝朝暮暮,沉浸其中,自得其乐,其乐陶陶。

焦墨山水,惟见黑白,其笔其墨浸透着画家之意识形态与文化形态,浑身上下散发着中国哲学的迷人味道,一画之中大道充盈。我的焦墨山水并非为画而画,乃为道而画也,以道之阴阳统驭笔墨,以黑为动,以黑为实,以黑为刚,与静的“白”、虚的“白”、柔的“白”,动静相生,虚实相应,刚柔相济,虽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负阴而抱阳,以微体宏,以小体大,创作中惟一心以画求道以画体道也。

焦墨山水,惟见黑白,其笔其墨浸透着画家之意识形态与文化形态,浑身上下散发着中国哲学的迷人味道,一画之中大道充盈。。我自少年痴迷书法,于汉隶北碑晋帖及唐宋明清诸大书家浸淫近四十年,得悟画中用笔之秘。故而我的焦墨山水全是“写”,以四十年之方法和经验所达到的用笔之自如,以巧拙、虚实、刚柔、疏密、轻重、疾涩、提按、奇正、方圆之互用兼到,中正和谐,以涩老生辣、遒练古拙之运笔情致,自在书写心象,不求取悦世人,唯求法备气至,俱见性灵矣。焦墨山水,干浓黑涩。笔法之妙,贵有静气,静致和,和致雅,闲雅之致可以弥其燥气火气于无形也。古人论画有云,菩萨低眉正是全神内敛,金刚怒目迥非盛气凌人。是故倪云林之作可以令智者息心,力者丧气;黄宾虹亦言国画乃最好之养生。我的焦墨山水,中锋敦厚,侧锋劲健,实线凝重,重苍亦重润,求气亦求韵,追求苍润并臻,气韵兼美,其内在精神是柔性的。

焦墨山水,真美内藏。其笔墨精神,涵泳至深也。学力性灵,宛如画者的鸟之双翼车之双轮,缺一不可。学力者,技进乎道,艺海无涯,斯途寂寞,退笔成冢铁砚磨穿,即如北宗之渐修,期于大化之境。性灵者,拈花微笑,虚空粉碎,顿悟成佛是也。由渐修而顿悟,便是青原惟信禅师参禅,初见山水只是山水,而后见山水不是山水,最终山水依然是山水。三种境界,个中滋味,迥然不同。顿悟之境得自日日之渐修也,渐修乃为顿悟之大道也。佛家《楞严经》中,阿难尊者被佛祖呵云:“汝千日学慧,不如一日学道。若不学道,滴水也难消”。确实,焦墨山水的创作之路,我行之愈艰,行之愈坚。所谓“道人有道心不孤”也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娱乐FM资讯 > 教育 » 初中海——我之焦墨山水创作